『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

导读:『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约有559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新疆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三消,『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主要讲解的内容是渴饮善食。乃三消症也。古人谓入水无物不长。入火无物不消。河间每以益肾水制心火。除肠胃激烈之燥。济身中津液之枯。是真治法。...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三消 『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
关于三消与糖尿病(上)

曾骞

先来看张照片,这样的场景很多人都见过:

三消 『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

这是张随便在网络上找的照片。指尖取血测糖,多么熟悉的场景。满大街的药店都可以免费测血糖,“免费×××”电影海报那么大的字摆在黄金视线地带。有糖尿病的人可见太多。战战兢兢地刺自己的手指,然后心怦怦跳地等着电子表。自残以练武功。

还有一种更加猛一点:

三消 『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
静脉取血。有时在手术前被这样测过糖的人应该不陌生吧。

好了,不管是哪一种测,都是取的手对吗。在进入我要谈的主题之前,我先罗嗦地有点多余地普及一下现代医学的这种测糖方式的原理,然后才更好谈我要谈的正事。为什么现代医学喜欢刺指尖来测糖,和静脉抽取方式的测量又有什么区别?

简单地讲,所谓的现代医学是这样认为的:指尖是毛细血管的血,毛细血管的血接近于动脉血,与静脉血相比而言,因红细胞含量与代谢的先后差异,指尖血的糖原则上比静脉血的要高。所以大规模地普遍性地推广了指尖血测,用来方便人们量糖。

现代医学是这样的观念。可是有天我突然想到个问题:为什么不是扎脚趾?脚趾尖也是毛细血管血。现代医学当然有其荒谬的回答,那就是,脚趾容易感染,容易引发足部病变,而且扎手指的优势就是在于方便。这看似冠冕堂皇,但只要深思一下就能明白这种观念的荒谬性。很严重的观念问题。完全没有说服性的答案。骗骗病人可以,但是如果我们用古中医的思维来分析,就可以知道这里面的问题有多大。扎脚趾容易造成不愈而感染引发病足,并不是单单因为糖尿病患者足部的痕口本身难愈易受感染那么简单,为什么手指就不容易感染?

实际上真相是,使用降糖的西药后,降下来的只有上半身的,下半身的往往降不了,从而导致足部的血糖堆积而造成足部易受感染。这是本身现代医学治疗糖尿病的手段有致命缺陷却是病人买的单,而病人却不自知。现代医学是一种被设计的医学,往往擅长用一种看似合理的医学手段来弥盖其观念上的荒谬,而且还使得人们深信不疑而大破钱财与耗费生命,可谓障眼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很可怜。

不相信的就多观察看看,病人即使血糖处于相对平稳期,双下肢多半还是会出现有很多蜘蛛丝或者是伴随一定水肿,或者是脚软困发痠,或是脚趾甲样变,脚踵裂开等等这些明显的现象抛开不见,却偏偏要固执地相信一个血糖仪,越是大量地使用降糖西药后,就越是能明显发现双下肢的各种不适与病变,这根本就是一个需要值得重视的问题。指尖的测糖,其实往往并不能真正代表体内就不高糖,脏腑功能的寒热往来相移衡和顺畅,水液代谢无忧,五脏六腑机能正常,肌肉与表肤器官就完好无损,不要一叶障目。这些都是在谈现代医学在治疗糖尿病时设计的检测手段涉及到的观念与缺陷问题。因为这些手段直接反映出了目前主流医学对于糖尿病的认识。这些认识的正确与否直接的关联者就是患者本人,所以还在长期依赖西药降糖与迷信指尖测量的人们清醒一下。

病人之所以成为病人,很多原因在于对人体真相的无知,才有机会成为了病人。但是作为医生,既然是医者,那么就多少应该要比病人对人体真相了解得更多才是。

在现代医学看来,糖尿病是无法根治的。很多临床医生也在这样向病人灌输此观念,无知媒体也如此,随手搜一下度娘,关于糖尿病的词条,在治疗子目里有这样的描述:

“目前尚无根治糖尿病的方法,但通过多种治疗手段可以控制好糖尿病。主要包括5个方面:糖尿病患者的教育,自我监测血糖,饮食治疗,运动治疗和药物治疗。”

以上文字原封不动地引用自度娘,这些文字令人无比心痛。如果说医学教育中,学生因受现代医学对糖尿病认知的影响而误入歧途,从而以盲引盲造成病人损失的话,那么媒体对荒谬的医学理念进行传播,对于广大受众而言,那就是灾难,是在不见血地杀死更多的人,摧毁了更多的人心。真正的洪水猛兽,生灵涂炭啊。

现代医学予糖尿病在观念上已经定论:无治的,只能用控制血糖的药物以及配合相关生活与运动手段等,所使用的治疗药物,实际上是在对人体脏腑功能越俎代庖,最后的结果是使得人体逐渐丧失机体功能,严重的直接因此死掉。这种杀敌一万,自损三万的做法真是可悲。况且还杀不了敌,只能说是两败俱伤。简直像是在走一条慢慢的缓缓的玉石俱焚的道路。人没有必要这样对不起自己的命好不好。

为什么会有不治之说?很简单,我们治疗一个病,只要搞不清楚病从何来,自然不知病该何去,不知来去,就会不知治。而并非仅仅因此而言不可治。病皆有来有去,知来去者则知治。从逻辑上就是这样讲的。所以,分析起来,目前尚无根治糖尿病的方法一说,简直就是一句没有逻辑性的话,也是一种典型的医学懒惰。是自欺欺人的认知。如同所谓的“美尼尔综合征”、“干燥综合征”、“颈肩综合征”、“腰椎间盘突出”等乱七八糟的现代病名的命名与认知一样,都是一种典型的医学懒惰。这种懒惰表现在没有进取精神地给病象乱扣帽子乱下结论,从而困死在错误的观念中不知病来之因与病去之路,再而用欺骗性的把戏传播普及于世,没有什么比这种医学懒惰更为祸害人间的了。哼哼,是不是,人一辈子就是在做三件事情,骗人,骗自己,以及自欺欺人。

西医是现代医学的主流,主流医学即所谓的现代医学,其病理认识基本上也都是在运用西医理论。西医对于人体的脾脏的认识是非常有限的,对于一些简单的脾脏运化不利所造成的口渴问题,有时往往都束手无策。就是那种口渴怎么喝水也没用的问题。更可笑的是,在西医的认识里,有时还往往把这样的问题定义为精神性口渴,“精神性”三个字目前已经被广泛地滥用于现代医学的病理机制中。不知道是何用心。仿佛人类目前已经进化到了高级的精神性怪物阶段。因为现代医学对五脏六腑真正内在联系,即脏腑相使与精濡之质的相移规律的不够了解,才使得在观念上出现了很多“精神性”的盲视。

在糖尿病的治疗中,首先,如果忽视了对脾脏的重视与养护,那么也就对根治无从谈起。然而,脾脏远非现代解剖学所理解的脾那个形体,并非仅仅只是所谓消化系统中,那个像块三角锥一样的形体器官。又要扯到一个中西医之间的观念问题。注意,我这里强调的是古中医观念。古中医和所谓的现代中医是两回事,这个不多谈。根本的区别就是古中医治病遵循的是自然规律与道,现代中医是受阉割的中医,西医检查中医套治的中医,所谓的中医现代化科学观的中医,遵循的是死的化验结果,而忘记了自然规律与道本。现代中医对于糖尿病的认识,一样存在着诸多问题。所以,之前说到了西医对于糖尿病的治疗存在误区,其实现代中医也一样,最明显的是,现代中医已经在各种场合不断地把糖尿病和三消等同起来,在各种现代中医所书写的书籍里这样的认识比比皆是,实际上也是犯了错。关于这点,放在后面谈。这里继续谈糖尿病的治疗中涉及到的人体脏腑相使规律。

众所周知,小肠有三种功能即消化、吸收和分泌及运动功能,其中以吸收和分泌功能为主。但是,小肠的消化、吸收与分泌这些代谢行为,其自身的活动是需要来自于其他器官的支养的,一部机器,我们不给予能源,它怎么能够工作起来。如果一部汽车在没有给油的情况下会自己跑到西班牙去?物有动必假资粮。所以万事万物都互相联系,我们现在关键是来看,它们是怎么来联系的。脾脏在中医的观念中,其主少腹。脐至耻骨这一片区域都是少腹,小肠位于腹腔内,其中下半部分是据于少腹。小肠因为得到了脾脏所提供的阴液,同时又得到了心阳所供之热能,在液与热的共同配合下,使得小肠的运动有了保障与动力基础。想想暖气片或者电油汀就更加明白了好吧。热能与津液,可谓阳与阴,这是人体一切生命功能得以展开的基本基础。一者有疵,则五脏六腑失衡,生命有病。

脾脏向小肠提供阴液的这种付出同时,也是在向小肠有所求报的,有施有报这本身就是世间的自然规律。脾脏将小肠所运化代谢而得的营养之物吸收,再将精微运布作用于其他脏腑。所以,当脾脏所得过剩时,其脏就会产生过多的油脂了。作为向小肠提供热能的心脏,这个时候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不会再向小肠供给过多的热能,因为它不可再使小肠不断地向脾脏供给过多的营养物体,假使不做止损,那么脾脏就要出问题。此时,心脏,像太阳一般的心脏,这个太阳神会开始给予胰脏更多的热,目的是让胰脏去完成一个工作,那就是清除油脂。这是一种人体自身的应急动员机制。

人身结构的精妙是天地造化的鬼斧之功。胰去完成消除油脂的工作,和小肠完成代谢一样,同需热与液。心脏给了热,那么液从何出。这个时候是肾脏。只不过不同的是,肾水并不是直接输送于胰,而是利用肾水来对心脏进行控温作用。让人想到现在大家熟悉的南水北调。水与火的问题。既济者本衡制之侣。心脏的热能由于阴液的作用而降温,自然小肠得到的热能下降。就是这样来玩的。更好玩的是,当胰脏完成清油工作时,肾水又会协调于心脏向胰的热能传送,使其热能转归于小肠。循环,循环,循环,靠的就是这种多向性的循环。脏腑之间的运营靠的不是打压,而是协调。

所以,回到糖尿病的治疗上来讲,通过了解脏腑之间的工作关系后,已经可以很明确地看得出来,脾和胰之间的关系会影响到全局。脾有问题的时候,就会在人体自身的应急机制(暂且用这种不伦不类的命名)迫使下胰脏去过多工作。胰脏的工作是需要消耗肾水的,消耗量自然处决于胰脏本身的工作量。假使量大而长久,那么自然会竭肾。接而竭心。皆首殃向胰脏清油工作供热与控温的两者。然后,其他的脏腑也因此而病。所以,归根结底脾与胰之间的失衡,是导致糖尿病的病理机制。再再再回到前面的欲知治须晓来去问题。我们已经知道了病来,病去呢?要怎么去,去路是哪里?怎么样才能使得糟糕的情况有所前途起来嘛。要修去路,则自当着眼于肾,胰脏的工作需要肾水啊,但也需要热能呀,所以强心。固肾强心,就是修去路之法。这是方法论第一基本原则。

第二基本原则就是:要强心,必要强肝。第三原则就是:滋补不可腻,清泻不可过,要懂得守中。第四个原则,在治疗的观念里,始终要清晰的还有一件事情,我们清理身体的刷子有两把,一把是我们手中的针药,一把就是我们的胰脏,我们始终都要考虑好,怎么有效地发挥这个内药来帮助完成清油工作,内外呼应。请认真想一想,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很人性,所谓的做医生做得高明是怎么拥有了高明的,其实就是因为懂得遵循自然规律,懂得基本道理,因为最初的就是最高的。帮人看病,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要想方设法地帮助人体恢复到平衡的状态,帮助受损的地方得到滋养,帮助加强已失调的各部分的协调与顺导,这是基本道德好不好,而不是大加干预与毁坏。还不过就是守中嘛。守中这个观念,很多做临床的人搞不清楚意思,其实就是基本的人体气血规律搞不清楚,真搞清楚了,按照人体气血规律来设治,自然就在守中的轨道上了。守中,非刻意而为之,非刻意而得之,非刻意而可为,循自然之理则本在道中。

『上篇番外』:

三消 『随谈』关于糖尿病与三消(上)

这是一张糖尿病宣传手册中的漫画。首先,这样的漫画画风非常庸俗低劣,如果是日常里将这样的画要真正用作我的文字的插图,会感到生不如死。好在这里,我的目的并非如此。用这张漫画的目的,不过是想再在《关于糖尿病与三消》的上篇再写一个番外。内容就是,糖尿病在现代医学里通常认为遗传的概率很高。看上面的那个漫画表达的就可以知道。

这是胡说八道,真正的洪水猛兽。本身这种糖尿病的发病观念,已经要远远大于糖尿病本身对人的危害。真正的问题是因为,一个人得病,永远离不了几大因素:生活习惯、生活环境、自身性格、人生经历等。所谓的糖尿病遗传,表面上看起来有遗传概率,实际上,只不过是因为同一家庭同一生活环境中,大家的生活方式都或多或少地有所互相继承,犯下了类似或同样的生活习惯与饮食习惯,造成脾脏与胰脏之间的关系失衡,从而导致病症。所以,要说遗传,遗传的并不是基因,而是遗传的生活习惯与饮食习惯或者是思维方式(思维方式直接导致了生活观念)。得病的人都是互相拜师,这才是问题所在。

所以,以上那个漫画就是一个拜师图。面对这种黄和暴力甘拜下风。

于一芥屋

插画:《赵国系列之氏浮》

返回顶部